古卢龙八景中原来有个钓台月白,也有人称为钓台月泊或钓台白月,就在城东南二十五里处,紧靠滦河岸边。后来这个地方划归滦县,这个着名的景观随之成为滦县人的骄傲。 燕山蜿蜒


?????? 古卢龙八景中原来有个“钓台月白”,也有人称为“钓台月泊”或“钓台白月”,就在城东南二十五里处,紧靠滦河岸边。后来这个地方划归滦县,这个着名的景观随之成为滦县人的骄傲。?
?????? 燕山蜿蜒到平滦之地已是余脉,这余脉绕过卢龙城逶迤而南,便是大名鼎鼎的汉代飞将军李广箭射石虎的虎头石。虎头石向南连绵数里是一条峡谷,这条峡谷叫安乐峪。由安乐峪曲折向西就是钓台山。钓台山东西横峙,北临滦水,这里还是青龙河和滦河的交汇处,两河激于虎头石下,浪花飞溅,洄水旋流,掉头而南,就是夹雪峰,也叫雪峰岛,是古卢龙八景之一“雪岛闻钟“的所在。河水飞流至此直抵安乐峪山崖,折而西流数百步便是钓鱼台。台东西长十四五丈,南北较阔,半为磐石,基高三丈上下。基东横筑一墙,墙中开门,门边两只巨兽蹲伏。右转西向又有一门,入门北转就到达钓台的顶端,月白楼就建在上面。钓台北面筑有七楹轩室,中间三楹打开门窗即可下俯滦河。西二楹为厨房,东二楹为库房。南面筑楼三楹,楼东西各有一个阁楼,阁楼下层中间为厅堂,厅堂左右各有一楹寝室。堂中设有一座紫檀屏风,由屏后登梯上楼可达顶层,顶层北面围有栏杆,凭栏远眺,山水烟云尽收眼底。明代御史韩应庚不愧人中之灵,选中此地归隐真是独具眼光,月白楼就是他所建的归隐之地。
?????? 所谓的“钓台月白”,说的就是“钓鱼台”这个地方和这栋别墅“月白楼”的统称。如今,钓鱼台已成一个小村,这里地处滦河高岸,岸旁石崖峭立,岸上杨柳婆娑,花香鸟语曲径通幽,确是钓鱼归隐的好所在。御史韩应庚辞官后不回老家九百户,偏偏在此地修建“月白楼”,说明韩御史一定是被这里的幽静风光所吸引。卢龙人一向认为,要论风光之美,“卢龙八景”当首推“钓台月白”,确实如此。“钓台月白”依山傍水,一楼飞峙,不要说山明水秀之地,就是在荒山野岭也定是一道绝美的风景。何况八百里滦河自燕山丛中滚滚而来,至此由于地势的原因,却成巨蟒回奔之势,突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回旋,然后又慢悠悠流向远方。宽阔平缓的河面上,鸥鸟闲飞,白鱼跳跃;两岸山形起伏,势走蜿蜒;山上树木葱茏,苍岩添绿。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中临台垂钓,赏月登楼,真有飘摇欲仙之慨。
???????说到在钓鱼台修建“月白楼”的韩应庚,平滦之地的人几乎家喻户晓。应庚,字希白,今滦县九百户村人,于明万历年间高中进士,先推官彰德府,后御史福建道,年仅四十七岁就抱病归隐,来到滦河岸边筑月白楼,以书画自娱,七十四岁而卒。韩应庚归隐这里后曾有一首《钓台》诗:“结榭青山里,栖迟得自由。困来眠小榻,兴到驾轻舟。事业惭鸣凤,生涯叹拙鸠。尘缨何处濯,台下有清流。”说明韩应庚仕途并非一帆风顺,这恐怕与他勘破红尘独善其身有关。晚年他还有一首《台上吟》,抒发的也是仰慕夷齐一心归隐的情怀:“华阳陶隐君,仍号山中宰。我已出世缘,询谋岂堪采。孤竹城边水,阳山顶上薇。并做鱼台供,水香薇亦肥。”这些诗作和他的生平事迹,都记录在《永平府志》里。
?????? ?不过,在老百姓的传说里,韩应庚家还有一个关于风水的故事。
??????? 据说韩应庚中了进士后,当初朝廷只给了他一个彰德府的推官做,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检察长、审判长或者二合一之类的,反正官不大。这年他爹死了,按当时风俗,凡是社会上有点勾当的,都要给老人立个新坟。立新坟当然要看风水,韩家就请来了当时滦州城里最有名气的风水先生陈半仙。陈半仙夹着罗盘在韩应庚的家乡九百户绕了三天三夜,也没看出好地方,不是早叫人家占了,就是已叫人家破了。当时韩应庚正在家里丁忧,脑瓜一转说不用在村里找了,到滦河边上找找吧,滦河是咱们这里最大的河流,一定有好风水。这样,陈半仙就跑到滦河边上开始寻找。又找了个月七程,好容易才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,说就是它了!陈半仙找的这个地方真不错,由北方飞流而来的滦水至此突然被一座大山阻住,水分两道绕山而行,之后又合二为一悠悠南去。山南经年累月浪打沙埋竟淤成一条形似鲤鱼背样的小平原,当地人称“鲤鱼背”。这里山环水抱鲤鱼嬉戏,有鲤鱼跳龙门之谓。陈半仙指着这个地方说:“这个地儿就是鲤鱼,这座山就是龙门,先考葬在这里,后人光宗耀祖。”一听说这里就是风水宝地,韩家一个个喜笑颜开,就要重赏陈半仙。陈半仙说且慢,他又前后左右南先北后的忙活了一阵子,长叹一声说:“风是好风,水是好水,可有一样,如果你们横着埋先人,我就要瞎一只眼,要是竖着埋我就得俩眼全瞎,这是个利人损己之地。”韩家人听说后人能光宗耀祖,都对陈半仙赌咒发誓说:“果真如你所言,你的后半生我们包了!”
??????? 陈半仙得了保证,半信半疑的回到家里,把这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妻儿老小,都埋怨他要钱不要命干了件傻事。陈半仙也后悔不已。
?????? 老爹在这里下葬后,这里就被人称作韩家坟。韩应庚也真的开始官运亨通,不久就当上了当朝御史,握监察、掌弹劾,权倾一时。而陈半仙也真瞎了双眼。
瞎了眼睛的陈半仙再不能给人看风水,没了生活来源,只好来找韩应庚。韩应庚也不含糊,很爽快的兑现了当初的诺言,还恭恭敬敬的专把老先生接到京城自己家中来享清福。陈半仙暗自庆幸这眼睛没有白瞎。
可是好景不长,韩应庚的那个管家先就搁不了陈半仙了,他怕日久天长被那人瞎心明的陈半仙顶了,就隔三差五找茬挤兑他。陈半仙是聪明人,岂有不明白的道理?一天,陈半仙借故到京城绕绕,就一路摸索着回家了。到了家里,陈半仙大哭不止,家人一边安慰他一边报怨他不该给人那样看坟地,损人利己的事情不能干,可这利人损己的事情也不能干。
却说韩应庚那时忙得一塌糊涂,哪有时间总照看陈半仙的事?等到时隔多日管家告诉他说陈半仙失踪了,八成回了老家,韩应庚才感到事态的严重性,他把管家痛骂了一顿,又赶忙叫管家拿了一大笔金银给陈半仙送去。谁知这管家是个贪财的,嘴上应承,暗里却把大部分自个贪污下来,剩到陈半仙手里的就寥寥无几了。
韩应庚不送金银还罢,陈半仙一看韩应庚给他带来这点散碎银两,心想这是在羞辱折磨他,拿他当叫花子看了,不由非常愤怒。家人再从旁添油加醋,大骂老韩家恩将仇报太没良心。老先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说罢罢罢,我既能给你看风水,我就能给你破风水,让你老韩家得瑟!
第二天,陈半仙便叫家里人到外边散布流言,说韩应庚家的坟地风水快要断了。这话不知怎么就传到了京城韩应庚耳朵里,韩应庚心下犯嘀咕,忙命人把陈半仙四抬大轿接到家里,好酒好菜好生伺候,也不说别的。陈半仙知道老韩家的用意,心说你们也不用跟我虚情假意,我上一会当不能再上第二回,里根楞谁都会整,我眼瞎心不瞎!有一天他就跟管家说:“只要在坟地东南方向的钓鱼台上修一幢小楼,压住鲤鱼背,省得鲤鱼打挺,风水照旧。”这管家哪里知道陈半仙用计,屁颠屁颠的找韩应庚报功,把陈半仙说的话学说了一遍。韩应庚也不找陈半仙核对,当下就命管家马上去办,很快,钓鱼台上那幢小楼就建成了。
?????? 陈半仙也不在老韩家闲住,找个借口又摸索着回到家里,跟他儿子说:“今夜子时,月明星稀,你悄悄到钓鱼台上钓鱼,到时必有一条赤色金鲤双鳍四目的上来,立刻抠出其中两眼,到鲤鱼背的鱼头位置一左一右埋好,再把金鲤头朝南尾朝北放回滦河,这金鲤一跑,老韩家的风水就泄了,到时,他韩应庚应该摘掉乌纱,我的眼睛也会复明。
当夜子时,陈半仙的儿子果然钓上一条赤色金鲤。按照他爹的嘱咐一一照办后,他就看到刚才还漆黑如墨的韩家坟忽然刷的冒出一道白光,转瞬即逝,就如电光石火一般。他吓得妈呀一声鬼叫,撒腿就跑,一不小心,坠入滦河,再也没有上来。有人说:为人别害人,害人不是人。一生报复心,水鬼拉活人!
?????? 从那以后,韩应庚的时运越来越坏。不久,在当朝难以立足的韩应庚干脆辞官罢职,年仅四十七岁就回了老家。到了老家,见到眼睛已经复明的陈半仙他大为惊讶,老哥俩唠起往事,陈半仙无意中把他那管家的事说了,韩应庚才知道都是那个私心的管家坏的事,到家就把那管家羞辱一顿赏以养老重金辞了。那管家是个有廉耻的,悄悄把重金送到陈半仙家中,投了滦河。当日陈半仙眼睛突然重新失明,当夜无疾而终。这正是:一段尴尬事,三条枉命人。身正邪不入,何关风水因!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