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府围剿“悬灯匪” 崔八偏闯卢龙城 —— 崔八破了“悬灯匪”的困局 桂 毅 旧时,滦州地区有首打油诗:“远看灯火照,近看像座庙。里头人马喊,外边哈哈笑。” 这发自百姓肺腑的

官府围剿“悬灯匪” ? 崔八偏闯卢龙城

——崔八破了“悬灯匪”的困局

? ?旧时,滦州地区有首打油诗:“远看灯火照,近看像座庙。里头人马喊,外边哈哈笑。”

? ?这发自百姓肺腑的打油诗,把皮影戏演出的火爆场面和民众对皮影戏的热爱,写得活灵活现。

可是,人有旦夕祸福,天有不测风云。清嘉庆年间(1796-1840),白莲教起义不断扩大。这一秘密宗教组织的宗教仪式中,有“中桌设灯一盏,使观灯花,变化百出。”教徒们称此灯为“玄灯。他们总是于深夜围着“玄灯”演唱经卷,宣讲教义,发动群众,反抗官府。演唱皮影,影台中间也要悬挂一盏巨灯,即“悬灯”。“玄灯”与“悬灯”,虽然字异,音却相同。加上民间有白莲教是利用“纸人纸马”造反的传说。而唱皮影也是在夜间活动,使用纸人纸马(或皮人皮马)。所以,产生了唱皮影与白莲教秘密结社有关的嫌疑,皮影艺人便被诬陷为“悬灯匪”。

滦州地区的皮影戏最盛,白莲教起义也闹得最凶。滦州城西不足百户的小村石佛口,就是白莲教的大本营。清嘉庆年间,震惊全国的白莲教大案就发生在这里。此案曾被文人编成绣像小说,广为流传。查抄白莲教时,滦、卢两地,王氏一族男丁86人,皆开单收拿。其中,问凌迟处死枭首示众者5人,未及问拟先死于狱中或故去多年者,也受到了刨坟戮尸的处罚。凡16岁以上者,均受连坐处罚,或发往新疆回城为奴,或即迁云贵两广边地安插。滦卢两地王氏族人,可谓尽绝根株,何其惨矣!

这种残酷镇压一直持续多年。直到光绪庚子年(1900),八国联军攻下北京,清王朝还下诏:“国有大难,民无天良,若再演戏,点火烧箱。”连在滦卢两地颇有贤名的知府游智开,也奉诏诬称皮影艺人为“悬灯匪”,勒令焚烧影箱,驱杀艺人。

如此险恶的政治环境,皮影艺人无法生存,许多人便登门向崔佑文(崔八)哀告求救。崔佑文的曾祖崔景禄原住吉林省长白山崔家沟,后加入满族正白旗,被编入满军。1644年,满清入关后,实行围田制,崔家因有战功被封疆在乐亭庙上庄一带(后称周围十村为庙上),围圈占地,势力范围包括永平府各州县,成为京东第一皇庄。富甲州县,权埒王侯。而且崔家有多人在宫廷供职。在崔佑文的眼里,永平府知府游智开不过一介芝麻小官。况且自家还长期养着大小两个影班,并多次带班进宫献艺,深得同治皇帝和慈禧赏识,估计游智开也不敢对他无礼。于是,便带着崔家大班闯进永平府(卢龙),以给游知府的母亲祝寿为由,在衙门口演出皮影。这样,永平府的禁影令也就成了一纸空文,正是:

村村唱影贺岁丰,白莲教起朝野惊。

官府捉拿“悬灯匪”,崔八偏闯卢龙城。